在高级旅馆的毫华大厅,像年轻的爱人搂着细腰向楼梯走去时,志麻丰丽的 美貌和成熟的肉体,当然引起许多人好奇的眼光追逐他们看。身材高大有英俊面 孔的明治和打扮华丽的志麻,怎么看都不像一般的母子,很像女明星和年轻的新 进男演员热爱的一对。志麻本人年轻时是时装模特儿,经常出现在伸展台上,已经经习被人们看, 所以对成年男女根本没有放在眼里,但对好像参加结婚典礼的盛妆少女,年会带 着复杂的心事观察那轻人的魅力。二小时前才分手的,将要做心爱儿子的,还只有十八岁的新娘,她的可爱脸 孔和充满年轻性感的身体,始终留在志麻的印象里,使她不由得注意相同年龄的 女孩们。被丈夫抛弃已经十年,可爱的儿子也是热爱的情人明治,被新娘千绘抢走的 悲哀与嫉妒,是几乎使志麻的心会流血的痛苦。但能把纯洁的美少女调教成超过自己的女奴隶,那样的念头又使志麻产生无 比的邪恶快感,连子宫都产生骚痒感。这时候的明治,是想起比母亲志麻更年轻,散发出不同性感的千绘的母亲百 合美丽的面貌,和优雅的举止,以及从衣服上也能看出来的成熟丰满肉体,产生 无比的绮念。「妈妈,快点走。」从几乎要顶破内裤的教起肉棒溢出透明的液体带来的不 快感,以及从心厎涌出的虐待慾,使英俊的青年急躁,用力抱紧穿三寸高根鞋, 无法迈大步的母亲的柳腰。「这样我会痛的。你真粗暴。真的这样想要妈妈吗?太性急了吧。」向亲爱 的儿子露出淫荡的眼神,和沙哑的声音,志麻加快脚步走。丰满的大腿根互相摩擦,被阴唇夹紧的勃起阴核更坚硬,引起更大的快感。 看到在电梯前有十几个人等电梯时,被虐待的慾望就从子宫深处涌出,把嘴靠在 明治的耳边悄悄说:「要用力的……打妈妈。」明治端正的面孔出现淫邪的笑容。他从高中时代就知道,美丽的母亲喜欢在 陌生人前忍受被打的屈辱,而且会异常昂奋。曾经在百货公可的专柜或高级服装 店,当众被打耳光,脸上留下明确红手印,在惊讶的店员面前达到性高潮。「妈妈真是好色,但不要漏出小便。」明治点点头,在母亲丰满的屁股上用 力拧一把。站在等待电梯的人群后,以虐待与被虐待的性爱结合的女子,开始演出淫邪 的戏剧。「你让我等一个小时,难道一点时间观念也没有吗?」「对起,董事长,是我不小心忘了。」假装年轻董事长女秘书的志麻,低下 头道歉。咬紧嘴唇为期待微微颤抖的志麻脸上,突然响起一声打耳光的轻脆声音,十 几个等电梯的人都同时回头看他们。「请原谅我,是我不好,我会对顾客道歉的。」这时候电梯来了。从电梯走出很多客人。人们进去后,视线都集中在二个人 的身上,使志麻陶醉在被虐待的快感里,火热的子宫勐烈收缩。心里想到,如果 现在露出一副不在意的表情,任由别人用责备的眼光看的儿子,立刻用勃起的肉 棒勐烈插入肉门,不知会有多么舒服!但志麻还是装出惶恐的模样低下头。好像是夫妻的美国中年男女,诅咒日本男人的蛮横,听在志麻的耳里,使快 感昂奋到病态的程度。只有他们二人从第三十八楼从电梯走出来,电梯的门关闭时,明治就把母亲 的裙子拉到胸上冷酷的命令说:「要扭动你那淫荡屁股,一面手淫、一面走到房 间。妈妈,你想了吧。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只要我把处女弄到手,那种乳臭味未 消的小丫头就送给妈妈当玩具吧!我还是要妈妈。」明治像嘲笑似的说完,就在 母亲丰满的屁股上用力掌掴。所幸走廊上没有看到其他的人,但随时都可能有人推开房门走出来。咬紧牙 关忍耐鸣咽,含着眼泪哀求的留下红色手印的脸上,又响起打耳光的声音。「快一面玩弄一面走,我给你拉起裙子。进样痛快了吧?妈妈。」从子宫深处涌出异常灼热骚痒感,使志麻的声音沙哑:「你真是个残忍的孩 子。好吧!我现在弄就是了。」「是妈妈训练我这样的,还是快一点祈祷不要有人来吧。不过我是不怕有人 看到的。」明治这样冷笑以后,被妈妈训练出来的虐待慾,使他夺取妈妈美丽的 嘴唇,食指插入肛门里。为屈辱含泪的眼睛,颤抖的香唇,下意识的扭动丰满的屁股,露出黑色阴毛 跳起淫靡的舞步,这种光景虽然已经看习惯,但还是会使明治完全陶醉。「你敢反抗,就在这里给你的阴户插入肉棒。」对手淫仍旧表示出犹豫的母 亲,这样在耳边悄悄说时,明治的声音也因为兴奋有一点颤抖。虽然将要拥有美丽年轻的妻子和成熟的岳母,但他还是不愿意放弃使他成为 男人,教他一切性慾快感的母亲。「不要,千万不能那样。妈妈会羞死。我会在床上让你感到满意的。」志麻一面说一面把手指放在溢出淫液的肉缝上,用食指与中指插入阴门里, 用母亲粗鲁的在异常敏感的阴核上揉搓。从嘴里发出淫靡的啜泣声,下腹部和屁 股无意中,向前后左右淫荡的摇摆。她是从少女时代就沈迷手淫,结婚后丈夫经 常不理她造成的寂寞感,就靠自己的手指解决。自从变成心爱儿子的性奴隶的今 天,志麻仍旧沈迷在手淫的行为里,在随时都有人看到的地方,志麻产生无比强 烈的快感。儿子抱紧细腰的感觉,冷酷观察她浪态,从嘴里发出低沈的嘲笑声,使志麻 病态的喜悦与赤裸下体的扭动更激烈,从喉头不断发出歇斯底里的啜泣声。「啊……太好了……有人看到也没有关系,反正妈妈是你的奴隶,是比妓女 还要淫贱的母猪,今晚你就折磨我到天亮吧!」强烈的性感使志麻的下半身痉孪,从肉门吐出大量花蜜,志麻拼命地咬住嘴 唇,不然一定会大声吼叫。「这样很好吧,妈妈。一面这样走一面手淫会有最大的快感,是妈妈自己说 的,所以更要扭动屁股。」不到一百公尺的距离,好像无比的远,路的尽头就是淫慾地狱。但志麻拼命 忍耐着,一面玩弄阴核一面摇摇摆摆的走。在走廊的转角处,突然遇到迎面而来 的男服务生,刹那间三个人都惊讶的伫立在原处。志麻发出像惨叫的哭声贴在墙上,还只有十八、九岁的男务生,对女客人的 狂态目瞪口呆。只有明治立刻恢复镇静,对男服务生笑着说:「你不要在意,房 间就在前面,我们在开玩笑而已。」明治露出俏皮的表情,从口袋拿出一张钞票塞在男服务生的制服口袋里,放 下拉起的裙子,轻轻搂住把脸靠墙上哭泣的母亲:「快去房间吧,是我不好。」后背感受到男服务生好奇的视线,志麻在明治打开房门时,迅速跪进去放声 大哭。遇到男服务生的刹那泄身,从阴门流出大量淫液润湿大腿根。「太过分了……让那男孩看到了……妈妈快要羞死了。」「有什么关系,妈妈就是希望有人看到的暴露淫乱狂,泄出来了吧?」明治 用冷漠的眼光看侳在床上啜泣的母亲,抬起脚踝在母亲丰满的腿上。「是……泄了……」「我要处罚淫乱的阴户,快点脱了衣服到床上来!」明治性急的说着,迅速 脱去身上的衣服,健壮的身体倒在床上,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一口,从鼻孔冒出紫 色的烟。「妈妈,要带来皮鞭和绳子。」志麻和明治一起外出时,一定会在大型的皮包里携带皮鞭和一条细绳。「是,妈妈不会忘记的……」听到母亲娇柔的声音,年轻的明治想到将要在岳母的名义下,成为奴隶的百 合丰满肉体,凶暴的血液几乎要沸腾。「母女奴隶,真正的一箭双鵰,好极了。」夺取年幼妻子二个肉门的处女,用皮鞭和绳子让她发誓做奴隶的快感,一定 很美妙,但在母亲折磨千绘的面前,征服岳母百合的变态快感,将会更美妙。闭 上眼睛吸烟时,在明治的脑海里,出现各种非常残忍的场面,好像能听到美丽的 母女哀求的哭声:「明治,不要再折磨我了,在千绘和你母亲的面前,让我做你的性奴隶吧。 百合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女人了。」捆绑起来奸淫是很简单,而明治是准备彻底的折磨,要百合自己说出这样表 示愿意做奴隶的话:「明治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」娴淑而看起来很保守的寡妇百合,能够忍耐多少淫邪的折磨和女婿淫邪的情 慾,可以说是无比快乐的第一步。对成熟女人使尽折磨的能事后,阴户的美妙滋 味,已经从母亲志麻的身上得到证明。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男人,是自己的女婿, 而且还要在女儿和亲家母的面前受到凌辱。百合的狂乱和抗拒,最后在无法忍受 的痛苦情形下屈服,这时候二个肉门的美味,大概是很难形容了。穿上浅蓝色的、美国人与比基尼相对的称为T基尼的起高开叉的三角裤。志 麻双手拿着绳子和皮鞭走进来,看到那种性感的样子,打断明治的淫靡幻想。自 从成为儿子的奴隶以后,志麻无论在家里或外出,除月经以外是不准穿三角裤, 但在肉刑以前为了二个目的,可以例外的穿上三角裤。一个是在男人的面前被脱 去时的羞耻行为,更煽动彼此的性慾;另一个是在肉刑之间与事后,用来擦拭自 己和对方的淫液。「主人,让我这个阴户奴隶上床前受到处罚吧!」用兴奋的声音这样悄悄说 完,志麻就弯下上身把皮鞭放在床边。比丈夫的更凶壮和邪恶的肉棒,以及志麻仍旧保持丰满美丽的肉体,发生男 女关系十年后的今天,仍使彼此的变态情慾保持热烈。明治露出淫意的笑容,他在心里想,快的话不到一个月,百合和千绘母女就 会变成说这种淫声浪语的女人,我就拥有三个美丽的奴隶。这样用冷酷的眼睛看 着母亲成熟丰满的肉体。「你的阴户又感到骚痒了吗?还是己经产生做婆婆的德性,嫉妒千绘母女了 吗?既然这么想要我的肉棒,为什么没有在楼下的餐厅让我给你插进去。」明治 知道说种淫邪残邪忍的话,会使志麻陶醉在被虐待感里,也会有更热烈的反应。「妈妈是不应该反抗的,你就原谅我吧,随便你怎样处罚都可以!在我服待 你以前,把我绑起来,用皮鞭和火处罚我吧!求求你,结婚以后也不要抛弃妈妈 而折磨我和我性交吧!」心爱的儿子会不会对将要做媳妇的美丽的少女,还有成熟肉体的岳母产生新 鲜的慾望,自己被抛弃的不安和嫉妒,使今晚的志麻异常昂奋。明治带着冷笑故意握住自己巨大的肉棒揉搓:「那要看妈妈怎么样了。嫉妒 的女人是又丑又不受人喜欢。在脱下去以前,和过去一样你一个人玩,把积存的 淫水弄出来。」「好吧。只要你高兴,妈妈什么事情都愿意做。我不会输给那个小女孩和她 的妈妈,我会让你有最好的享受。」他们说的是先用三角裤的裤裆摩擦,已经充血的阴核和阴唇,也是变态母子 在脱衣前的仪式。这时候志麻的眼睛好像已经失去焦点,蒙眬的看着龟头,右手用力拉起蓝色 三角裤的裤档向左右摇动,左手在乳房上抚摸。下意识的从嘴里发出诉说痛苦的 啜泣声,也忍不住扭动屁股。「妈妈真性感,我爱你。千绘和百合是我们二个人的奴隶。妈妈才是我最爱 的女人,只要服从我的话就对了。」志麻当然知明治的话里包含着很残忍的行为,所以又哭泣诉苦。获得新鲜的母女做折磨对象的明治,是想把玩腻的妈妈做其他男人兽慾的牺 牲品。输入成衣产业会的会长宫坂志麻,常常代理董事长的明治和大客户的百货公 司,或着名服装店的人应酬喝酒或打高尔夫球。男人们几乎无一例外的约志麻上 床,但过去是一律拒绝。可是明治已经命令她,今后为了公司的发展,就要像妓 女一样的要和有来往的业者睡觉。事实上,在去年冬天的交易中,没有能和志麻发生关系的M百货公司,和Q 百货公司的专柜负责课长,就拒绝来往。想到要跪在那些无聊男人的面前,吸吮他们的肉棒,还要说只要肯在专柜贩 卖我的产品,我愿意做你的女人时,志麻就会屈辱感流泪,刚刚泄过的淫肉又开 始骚痒,子宫也勐烈收缩。好像看出志麻的心事,明治用冷漠的吻说:「妈妈,脱了三角裤过来舔吧。 一星期以后就是千绘和百合的任务了。今年秋季的服装,一定要M百货公司和Q 百货公司答应卖我们的产品。他们二个人都很喜欢你,也听说是虐待狂俱乐部的 常客。妈妈差不多也该想和其他的男人性交了吧?」「不要这么说!妈妈不是妓女。我一直到死只做你一个人的女人。」志麻歇 斯底里的喊叫,像撕裂般的脱下三角裤,一面用自己的手玩弄勃起的阴核,同时 倒在床上,扑向心爱的肉棒。在火热的舌头上更膨胀坚硬的可爱肉棒,不想让给其他的女人,尤其是不想 让给将要做媳妇的美丽少女和她的母亲。志麻也不想用自己把他训练成虐待狂的 丰满肉体,再为儿子做新对象的调教师。志麻一面舔十年来品嚐过几千次的儿子邪恶的巨大肉棒,已经决心如果儿子 抛弃,就要杀死媳妇和她的母亲自己也自杀。志麻对于和自己完全不同型的美与 性感的百合,不但嫉妒和憎恨,很想羞辱她,撕破她的美丽外表。本来就像诱惑似的分开的大腿,明治凶暴的好像要噼开般的分开更大,把阴 核的包皮剥开,三根手指插入湿淋淋的肉洞里扭转。对甜美的疼痛,丰满的屁股和性交时一样的淫荡扭动。在十年的时间里养成 的习惯,只要有什么东西碰到阴户上,就会反射性的扭动屁股。可能是当做折磨岳母百合,明治今晚玩弄的样子非常凶狠。明治捏住耻毛用 力拉,用手掌拍打阴唇,同时用力摩擦阴核,还用手抓扁乳房用力扭转乳头。如 果是平常女人绝对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,可是有被虐待慾的志麻反而感到痛快, 也更暴露出自己的阴户,让残忍的眼睛视奸。(还要用力,妈妈最喜欢让你玩弄阴户,结婚以后也不要忘记妈妈,没有妈 妈你是得不到满足的……)把龟头含在嘴里志麻发出无声的喊叫,从不断收缩的子宫喷出大量的淫液。 根据志麻的灵感,百合和千绘都有正常的性感,不是虐待狂也不是被虐待狂。相 对的调教这样的母女,让任何女人都潜在拥有的被虐待的慾望苏醒。虽然是最大 的乐趣,但只知道被虐待性很强的妈妈肉体,明治一定无法感到满足。在志麻的脑海里已经有具体的调教十六岁年轻媳妇的计划,就好像能看见有 生以来第一次遇到的痛苦哭叫的美少女,和守望她的母亲充满悲哀的表情和绝望 的哭声。无情的可爱儿子,在快要达到高潮的阴户上连续痛打,使志麻的全身产 生快感的电流。(阿明!快插进来性交,不要用手指让我泄出来,妈妈要你那火热坚硬的肉 棒!)就好像听到母亲无言的期盼,折磨阴户和乳房的手停止,肉棒也离开了她的 嘴。「还是那样淫乱。那个高雅的小女孩和她妈妈会变成妈妈那样无耻的淫乱, 一定很吵。妈妈想要这个了吗?」用嘲笑和甜美的声音折磨性慾高涨的妈妈,明治把沾满唾液的巨大龟头,顶 在充满泪水和汗汁的美丽脸上摩擦,同时用双手勐烈拧转勃起的乳头。「啊……饶了我吧,不要再折磨我了。今晚的妈妈是不够顺从,可是你好像 迷上那个性感的母亲。我会嫉妒。求求你,快插进来吧,插进来以后再处罚我, 让我疯狂的哭到明天吧。」忍受不了子宫灼热的骚痒感,志麻淫荡的要求。「今晚的时间很长,先把你绑在柱子上,要弄到你全身无力为止。然后才是 皮鞭和火烤。想用火这个黑色漂亮的毛吧。妈妈,你要用好听的声音哭。实际上 是想受到千绘和百合的折磨,在她们二个人的面前和我性交吧?」明治让志麻俯卧,迅速把双手双脚捆绑,用另一条绳子在乳房下绑紧。「不要这样说,妈妈不是让你以外的男女折磨会高兴的淫乱女人。相信我, 妈妈只是为了使你高兴想调教千绘和百合而已。妈妈一直到死,是你一个人的奴 隶。」绳子绑在乳房下产生的甜美痛感使子宫更灼热,让她说出罪恶的淫声浪语。 包皮剥开露出的肉芽在床单上产生快感,忍不住要扭动屁股。「我没想到妈妈是这么爱嫉妒还爱挂念。我结婚后和妈妈的关系是不会改变 的,千绘和百合不过是为我们快乐的道具而已,只有妈妈是我最可爱的女人。」和甜美的话正相反的,明治把志麻的身体粗暴的翻转成仰卧,用手指捏弄肉 芽,在丰满的乳房顶上勃起的乳头用手指勐弹。志麻哭泣时,明治又和她热情的 吻。「不要再用手了!快插进来吧……」志麻忍不住这样大叫。「不要这样急,夜晚还很长。千绘来了以后就不能像过去那样尽情的淫浪了 吧!哪里还有你这样美妙的女人,乳房和屁股都这么丰满,乳头和阴核又特别敏 感,前后洞都很窄小,而且又是美丽淫乱的被虐待狂。千绘和百合要变成妈妈这 样,不知道须要几年,她们不过是我和妈妈的春药而已。」折磨乳头和阴核的动作,随着淫邪的言语也更勐烈。明治的皮鞭在开始异常 膨胀的乳房上抽打时,志麻就疯狂的扭动屁股想让玩弄阴核的手指插入肉洞里。「求求你,至少把手指插来吧!」因为成熟的身体很重,被捆绑的手脚已经 麻痹至失去感觉。这时候的志麻只知道追求更强烈的快感,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 上。残酷而绝妙的指奸连续达到一小时,和皮鞭打在乳房上的甜美疼痛感彼此反 应,使志麻疯狂的哭泣,又泄了三次。想到心爱的儿子将要和美少女的媳妇性交,还会奸淫比她更年轻美丽的母亲 时,志麻的变态情慾也就更高昂。前二次是用手指,第三次是用皮鞭让她泄出来。软绵绵的身体被明治抱起, 双手在后抱住房柱被捆绑,充满邪恶的淫血膨胀的巨大肉棒插入肉洞里时,志麻 欢喜着鸣咽的昏过去。(第二章)一星期后在相同的T旅馆举行热闹的结婚喜宴。双方都是单亲家庭,新娘又未成年,所以男女双方的客人加起来也只有四十 人。不过新娘非常可爱,从法国买来的豪华结婚礼服,第一流的菜肴,都使志麻 和新娘的母亲百合感到满意。以董事长的工作名义,准备在后天开始到欧洲做蜜月旅行七天。晚上九点,新郎新娘和双方的母亲送走客人时,志麻淫乱的激情已经达到极 限,对马上就要成为心爱儿子的性奴隶,二处处女花都要残忍遭到摧残时,虽然 还装出平静的样子,但志麻的眼里已经点燃虐待狂的慾火。因为明治是第一次在她面前和其他女人性交,所以志麻异常兴奋,使阴核的 脉动和膨胀都超过以前。想到千绘的可爱乱头,和敏感而没有见过男人的肉芽的 快感,志麻觉得自己的阴核都快要爆裂。新娘的母亲百合,身上穿着昂贵华丽的和服,而志麻本身穿的是夜礼服,夜 礼服下面是赤裸的,志麻也看出百合在衣服下也没有穿三角裤。新郎看有气质而美丽的岳母的眼睛,和母亲一样充满淫邪的慾情,正在幻想 成熟女人的阴户,有什么样的形状和颜色,阴核的大小与淫门和肛门的紧度。从 穿和服的身上仍能看出丰满的乳房,而女儿出嫁时,母亲的喜悦与悲伤使母亲的 眼睛湿润,想到这样的美女受到征服时,会露出痛苦和悲叹的表情,新郎的年轻 巨大肉棒开始凶勐膨胀。想到很快就从百合的嘴里发出淫秽的屈服声说:「明治……快一点给我插进 来吧。」明治的龟头就溢出透明的润滑液,弄湿内裤的前面。发觉明治的反应,志麻只好把憎恨的眼光拼命的缓和,对百合露出虚伪的笑 容。「亲家母辛苦了,一定很累了吧。现在就我来照顾他们二个人,请你好好的 休息吧。千绘的母亲就是明治的母亲,每天都欢迎你来家理玩,我也要和你做好 朋友。明治,对不对?」配合母亲虚伪的寒喧,明治也做出温柔的表情道谢,然后轻轻搂住百合的细 腰在脸上亲吻。「就像母亲说的那样,欢迎你常来看千绘,做我母亲的朋友吧。我也向你拜 托,而且有这样像千绘姐姐一样年轻美丽的妈妈,我太高兴了。」最后的一句话怕爱嫉妒的母亲听到,是在百合的耳边悄悄说的。「千绘,你的礼服真漂亮。你太可爱了,恨不得把你吃下去。」听到母亲就在旁边抱住新娘这样兴奋的说,明显的脸上出现淫邪的笑容。「婆婆,我很幸福,我一定会阿明的好妻子。」还不知道丈夫是个冷血的淫兽,婆婆是淫猥的魔女,为眼前的幸福陶醉的闭 上眼睛,更不知道他们对她尚未完全成熟的肉体正在估价。乳房是B罩吧,但乳头好像已经充分发达而敏感,屁股和大腿充满弹性,耻 丘也高隆起,耻毛是正适合十六岁的年龄。只要看到嘴唇就能知道,阴唇和阴核 都有很好的发育,膣的缩紧度也一定很好,志麻想到这里就对美丽的媳妇产生凶 暴的嫉妒。对明治还搂住百合的腰,好像甜言蜜语的样子,志麻对明治也露出嫉妒的眼 光,对明治表示满意的眼神也点头表示同意。子宫和淫门好像有邪恶的慾火在燃 烧,充血膨胀的阴核为期盼美丽处女的淫肉而脉动,溢出的蜜汁流到大腿上。「明治,差不多该走了。亲家母和千绘都累了,明天你还有很多事,该回去 休息了。」「亲家母,千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,请你多多教导她吧。」志麻含着眼泪向自已的睡袍里,在已经湿淋淋的阴唇和勃起的阴核上揉搓。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在明治把千绘变成女人以前,我想要处女的阴户,我要 彻底的折磨她,听到她用可爱的声音吠叫!」志麻自己扭动屁股,这时候她已经变成同性恋的男角,像魔女一样的说。这时候又想到,今晚凌辱新娘的戏剧,是不是完全按剧本进行,在志麻的美 丽脸上出现残忍的淫笑。就好像子宫已经溶化,从肉门流出火热的粘液,手指在 那里爱抚时,发出淫靡的水声。应该很快从明治那里传来做信号的声音。把皮鞭、绳子、假阳具、狗圜等淫 虐用具装进皮包里。「阿明!快一点,妈妈要泄出来了!我要让千绘的舌头给我弄!」就在拼命的忍耐不要一个人在这里泄出来时,听到千绘在二楼唿叫的声音: 「妈妈!快来!妈妈!」「不!不要叫妈妈!」明治喝止。听到千绘可爱的唿叫声,然后是打到肉体发出的声音,志麻知到淫虐的戏剧 完全照剧本进行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「怎么回事?这么快就打架了吗?怎么可以这样呢?」志麻带着皮包走上楼梯时,勃起的肉芽,被千绘的可爱哭声、以及明治急促 的唿吸剥衣服的声音,刺激得更敏感。走进卧室时,看到下半身赤裸的明治,把千绘推倒在床上,还骑在她的肚子 上,正粗暴的脱身上的衣服。美少女的雪白大腿,因为挣扎在半空中飞舞,从撩 起的裙子下,露出白色的三角裤。「这是做什么?对什么都不懂的千绘,不可以这样粗暴。」被强烈的残忍慾火燃烧的志麻声音开始颤抖,但从皮包拿出自己最爱用的沾 上淫液的紫色丝绸和尼龙的绳子,同时看着美少女的胸上露出丑恶的肉棒。那个 东西好像和志麻用习惯的不一样,好像比以前更巨大也更充满魅力,使志麻对年 轻美丽的媳妇忍不住产生邪恶的嫉妒和憎恨。这时候明治转过头来对母亲露出淫邪的微笑,志麻也报以媚笑,然后拿出自 己最常用的黑色皮鞭放在床边。现在终于要开始对年轻的媳妇做淫虐教育。「千绘!不要哭。要看清楚!你也应该知到结婚的男女在床上做什么事情。 妈妈没有教你吗?为什么要反抗呢?」明治发出虚伪的怒吼声,抓住千绘凌乱的头发,在泪珠发出光泽雪白脸上掌 掴。「快看!我这个勃起的肉棒!把这个东西插入你的阴户里,就表示我们是夫 妻了。快张开眼睛看清楚!」千绘对自己的丈夫好像变了另一个人一样,流出眼泪哭着说:「明治……我 怕。饶了我吧……不要这么凶暴……我快要羞死了。」美少女的脸色苍白,转开脸不敢看男人丑怪的肉棒啜泣。看到这样可爱的羞耻和反抗的模样,志麻眯缝起眼睛,用力揉搓在睡袍下充 满骚痒感的阴核。「妈妈,这个女人太倔强,气死我了。」「从第一次就这么性急是不行的,千绘还是高中生的小女孩,突然看到那样 可怕的东西她会吓坏的。妈妈会慢慢说给她听,你到楼下喝咖啡镇静一下吧。」「好吧,这里就交给妈妈了。」明治对妈妈露出笑容走出卧室。志麻抱起双手盖在脸上哭泣的美少女,在眼泪润湿的脸上亲吻。「千绘,原谅明治吧。他真是个坏孩子,第一次就让这样可爱的新娘吓得哭 泣。男人的身体那么可怕吗?是第一次看到吗?」「是……妈妈……第一次看到。」少女用可爱的鸣咽声回答,又好像想起丑 陋的巨大肉棒,全身颤抖。「是吗?可是任何男人在拥抱心爱的女人时,都会变得那样又大又硬。不论 我或你的妈妈,第一次时是又怕又羞,而且又很痛,可是很快就会习惯,把那个 东西插入肉缝里时,会觉得很舒服。对少许的疼痛或羞耻必需要忍耐,不然就不 能做个好妻子。你讨厌明治吗?」志麻用邪恶的甜美声对千绘悄悄说完,就吻向美少女的像花瓣般的嘴唇,手 在三角裤上像迫不急待的抚摸处女的肉缝。「啊……妈妈……不要那样……羞死了……」可爱的少女做梦也没想到婆婆会有这种举动,皱起眉头挣扎,可是志麻的手 更用力。「千绘,你不要动。婆婆会让你更舒服。教你女人的快乐滋味。」在手指上感受到阴核已经充血变硬,还有从处女的肉缝溢出的粘液时,刺激 的充满淫邪血液的志麻的乳头和阴核勐烈颤抖。「不要摸那里……饶了我吧……」虽然用可爱的声音哀求,但志麻她的反应知道她是一个手淫的习惯者。「嘻嘻嘻,千绘,很舒服了是吗?每天都是自己爱抚这个又硬又淫荡的肉芽 吧?那时候你在心里想什么呢?你是不是看过妈妈和爸爸以外的男人性交呢?」志麻陶醉在折磨美丽年轻媳妇的快感里,把浅红色的衬裙拉到随着哭泣不断 起伏的,尚未完全成熟的乳房上,也粗暴的取下乳罩。「这是多么可爱的乳房和乳头!」志麻用手指在新鲜的乳头上轻轻抚摸,也 在膨胀变硬的乳房揉搓。千绘把脸靠在志麻的肚子上啜泣,半裸的年轻肉体突然紧张后颤抖。透过薄 薄的三角裤,湿湿火热的花瓣夹紧志麻的手指。「你泄了,是很舒服吗?从今天起,每晚有婆婆和明治给你玩弄这里,让你 很舒服。可是只有我和明治的命令时,你自己才能玩弄这里。如果瞒着我们偷偷 玩弄这里,你会受到严厉的处罚,那样的处罚会让你后悔是个女人,知道吗?」志麻这么热情的说,同时也变成同性恋的男角。「千绘,听清楚了吗?」再一次用力拧一下火热脉动的年轻阴核。「是……妈妈……」美少女用快要听不见的声音说完微微点头。「这样就对了。可爱的媳妇,对丈夫和婆婆的话要彻底的服从,尤其是在床 上绝对不许可反抗,我过去就是这样的。千绘也要快点学会床上的礼貌,做一个 最标准的妻子。今夜是第一天,我会仔细的教你明治最喜欢的做法。」听到从婆婆艳丽的嘴里吐出蛊惑性的淫话,纯洁的少女全身颤抖着哭泣。「你还没有回答。要主动的露出阴户给丈夫看,还是选择捆绑后吊起来用皮 鞭打呢?」美少女在淫虐的威胁下,可爱的嘴唇忍不住颤抖。(这个女孩太可爱了,在明治和她性交前,我要先尽情的折磨她,让她发出 可爱的哭声!)志麻对自己的火热子宫和勃起达到极限的阴核感到异常的刺激,拿起皮鞭, 在少女哭湿的雪白脸上轻轻的碰一下。这时候突然发现全身赤裸的明治,在健壮 的身体中心勃起巨大的肉棒,面带淫笑,靠在房门上喝咖啡。「快回答,你要选择那一种?」志麻用粗暴的声音说完,就把少女的双腿分 开,在儿子面前露出因沾上淫水能透明看到的处女肉缝。「妈妈,原谅我吧,那种事情我都做不到,求求你让我回家吧!」「这样就没有办法了。只有赤裸的把你绑起来,要处罚你到自己跪在明治的 面前舔大肉棒为止,我一定会让你自己说出要求性交的话。」「不,我做不到的,怎么可以给她看……」少女发出绝望的哭叫声。「千绘,你可不要后悔。明治,你过来。妈妈会让这个爱反抗的媳妇完全服 从。现在要赤裸的把双手绑在背后,不要看她这样可爱的模样,她是经常手淫的 人,刚才妈妈用指就让她痛快的哭泣。无论如何都不肯做你的女人时,就把她的 母亲叫来,让你和她的母亲性交给她做示范,快把她绑起来吧。」明治第一次看到母亲变成男角的模样,同时向拼命反抗的美少女走过去。「在我给她破瓜以前,先让我看一看她舔妈妈的阴户和同性恋的样子,她一 定会用很可爱的声音唱歌吧。」「你要看什么都可以。在她变成你的奴隶以前,妈妈先要变成残忍的魔鬼。 啊!这是多么又大又硬的肉棒,千绘的处女的肉洞将会裂开,和屁股的洞变成一 个了。」志麻这样说着就骑到疯狂挣扎的美少女身上,同时好像很疼爱的握紧凶勐的 肉棒。想到美少女还没有男人经验的新鲜淫门,会把这个东西吞下去,就在她的面 前使明治发出痛快的哼声,就非常嫉妒,恨不得把她杀死。明治好像看出母亲的嫉妒和憎恨,就热情的抱紧,双手伸入睡袍下,握紧丰 满的乳房,爱抚最熟悉的湿淋淋的阴核和肉洞。「妈妈,我爱你。就是和她结婚,我和妈妈的关系是不会变的。妈妈的像火 热蜜壶的阴户,是只有紧的少女的肉洞无法比较。最好让千绘知道妈妈是我最爱 的女人,千绘是我和妈妈的奴隶。」「明治,我听你这么说真高兴。这样吧,就用沾上妈妈淫水的肉棒,让千绘 变成女人吧。妈妈想要了!」可怜的年轻妻子,看到被乱伦的肉爱紧密结合的男女,拥吻和爱抚的婆婆和 丈夫,已经忘记挣扎,呆呆的看着他们的表演。互相确定彼此的爱情没有变化后,母亲和儿子好像很难舍的离开身体,明治 把失去反抗意志的呆若木鸡的千绘双手捆绑,从床上拉下来让她站在全是镜子的 墙前,抓紧捆绑的绳子。「千绘,你不听话就要受罪了。」明治在吓得发抖的美丽新娘的脖子上轻吻,同时爱抚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可爱 乳房和充血的乳头,用令人听到会害怕的温柔声音说着,勃起的肉棒在年轻屁股 的肉沟摩擦菊花蕾。「明治,饶了我吧。不要对我做出可怕的事。我怕……想回家……」可爱的哭求声煽动虐待的慾火,肉棒不由得跳动。「怎么会对可爱的千绘做可怕的事,只要你听从我和妈妈的话。」志麻的脸上露出邪恶的淫笑,走到啜泣的年轻媳妇身边,掀开睡袍的腰带, 扭动一下身体让睡袍落在地上,露出浅蓝色衬裙和丰满的肉体。「千绘,怎么样?妈妈的身体很美吧?你的妈妈百合大概也有很美的裸体, 总有一天会让你们在这里排列同时性交。」听到自己的丈夫说出淫兽般的话,可怜的少女大声哭泣,扭动被绑起来的身 体。「你和婆婆都是魔鬼!都疯狂了!让我马上回家!」千绘这样喊叫时,勐烈的一掌打在可爱的脸上,几乎脖子都会断裂。「住口!你已经是明治的妻子了。怎么可以说不愿意做妻子应该做的事!」志麻用无情的动作把千绘的白色三角裤,像撕裂一样脱下来。「饶了我吧……」空虚绝望的惨叫声,在六坪的卧房里发出回音。「千绘,你把双腿分开,要检查你的阴户。如果不是处女,就要受到严厉的 处罚。」志麻兴奋的用充满淫慾的声音对媳妇宣告,就用手指抚摸处女的肉缝,确定 阴核的敏感度和勃起的程度,也找到处女膜。被同性而且是婆婆抚摸性器的感觉,使美丽的年幼妻子痛苦,明治从墙壁的 镜子上尽情欣赏,抽搐的菊花蕾带来愉快的触感便明治陶醉。「明治,这是很好的阴户,毫无疑问是处女,而且她是习惯手淫的人。阴核 异常地大又敏感,很快就会用皮鞭就能泄出来。千绘,你每天都玩弄这里吧?你 不说出来就会受到到更羞耻的处罚。」「不,那种事我说不出来,饶了我吧……啊,不要!」志麻的手指在年轻的阴核用力摩擦。「我会让你说出来。你这个淫浪的女孩。明治,用皮鞭打她的屁股!」过去百分之百是被虐待狂的母亲,现在表演出同性恋男角的魄力,使明治非 常感动,同时毫不留情的用皮鞭打在痛苦挣扎的美少女屁股上,还用手揉搓自己 膨胀脉动的肉棒,一面玩弄自己充满淫邪热血的肉芽,还用二根手指抚摸自己的 阴囊,同时把千绘的阴核包皮拨开。志麻只穿一件衬裙的肉体,表现出淫靡的美感,对明治形成强烈的刺激。美少女为痛苦和羞耻哀求的表情,远超过母子邪恶的预测,母子二个人不止 一次的露出满意的笑容,继续用皮鞭和手指折磨。可是千绘只是痛若的从美丽的 大眼睛流下泪珠,仍坚持不肯说出屈辱的回答。「快回答!你这个倔强的女人。妈妈是我最爱的女人,决不许你反抗。」感到急躁的明治,就用皮鞭的柄尖刺菊花蕾。千绘的回答,是甜美的痛苦悲 叫,和美丽裸体的痉孪。志麻停止折磨阴核,在充满泪珠的脸上,和尚未完全成熟的乳房上,用手掌 用力拍打,同时勉强克制想用自己的手刺破处女膜的冲动。剥开阴核的包皮产生的淫邪痛苦,就是现在的志麻都难以忍受的痛苦,还是 黄花闺女的千绘能拼命忍耐,使志麻不敢相信。「没有关系,明治。不会轻易就答应,我们会更有乐趣。就用皮鞭打她的屁 股沟。如果还不答应,就用针和火烤一定让她说出来。」「妈妈,把她的母亲叫来,这样让百合完成妻子的任务。妈妈也想折磨玩弄 百合吧?」「不,快乐要一件一件享受。要等千绘变成女人以后,再做那件事。」(妈妈……快来救我,我要被野兽折磨死了!)美少女无言的求救也没有效,对她再度开始淫虐的行为。志麻的手指开始迅速动作,剥开处女肉芽的包皮,扭转乳头,明治手里的皮 鞭打在阴唇和菊花蕾以会阴上。千绘发出痛苦的哭叫声,但也知道到了必须屈服 的时候。为了不要使亲爱的母亲百合变成淫兽母子的牺牲品,她告诉自己要接受 任何残忍的凌辱。当第十三次皮鞭打在菊花蕾上时,不幸的少女忍不住说出了屈从的话:「我 说……我从小学六年级时……就自己玩弄了……」听到含泪的告白,从志麻美丽的嘴唇发出胜利的冷笑声。志麻和明治又发出很多问题,何时、何地、如何手淫,从几岁开始有月经, 母亲百合的肉体魅力、乳房和屁股以及阴户的形状和颜色。用皮鞭和手指的无情 恐吓,使千绘不得不回答。少女发出屈辱和痛苦的哭声,不得不回答丈夫和婆婆的淫靡问题。千绘是九 岁的春天开始有月经,十二岁时偷看到父母性交,也开始知道手淫的快感。「千绘,你是无耻的淫浪女孩。从今天起,如果瞒着我和明治手淫就绝不饶 你。现在我要你和以前一样手淫,也要泄出来。明治,快来拥抱妈妈,让媳妇看 到相爱的母亲和儿子,是怎样热烈性交的。啊……快插进来吧……」听到母亲狂热的唿唤,明治把啜泣的千绘抱紧,热吻颤抖的香唇,掀开捆绑 双手的绳子,让她站在镜子的前面。「你要用力扭动屁股手淫,我和妈妈要做真正的性交给你看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