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上最伟大的发明是什么?若有人说是隐形衣我绝对不会反对。 隐形衣,化自身于无形,虽然不能说可以为所欲为, 但也差不多了吧。 很遗憾,作为超级淫贼的我就有这么一件隐形衣。 别问我怎么得来的,因为你得不到满意的答案。 真正有意思的不是怎样得到隐形衣,而是得到隐形衣之后的事, 不是吗? 我是一个淫贼这在以前是不为人所知的, 因为我只在梦中作案。 当然,在以后也不会有人知道,因为我有了隐形衣。 基于以上两点,人们只知道我是个学生。 我表面上做着学生,暗地里却做着淫贼的勾当, 当然已经不仅仅是在梦里了。 我到教室里学习,看到一对男女在最末一排的角落里动手动脚。 教室本来是学习的地方,因此他们破坏了教师的秩序, 也搞得我全无心机了于是我去了厕所。 别误会,不是去打手枪,是去换衣服──换隐形衣。 有些像超人不是?没关系,以后再拍一部戏, 别叫《超人》叫《淫贼》就得了。 哈哈! 我再次进了教室,当然,不会有人知道。 我坐在那女的的身旁,像那男的一样对她上下其手。 这里要说明一点: 那个女的还算漂亮,不然我才不理她呢。 她的脸只能算是不丑, 但身上就不一样了: 白里透红的皮肤, 一按一个浅浅的红印可谓吹弹即破。 乳房不大,但年轻使它们弹性十足。 再说我又不打算跟她乳交,大也没用。 她的;亮点在下身──有着成熟丰满的小腹, 同时有着寸草不生的私处──运气真不错碰上一个不长毛的。 臀部很光滑,形状还好,不能跟模特比,但质感极好。 遗憾的是,她穿的是紧身牛仔裤,虽然我很想抚摸一下她的大腿, 无奈太窄了手插不进去。 虽然她的腿并不十分漂亮,但那是充满少女气息的玉腿啊, 我怎能不觉得遗憾呢? 摸着她我自己也紧迫起来, 可又不能把她放到了大干急得我以手指作武器, 直捣黄龙。 「啊!」那女的终于忍不住而打破了教师的安静, 她怒气冲冲地瞪着那男的说: 「我什么时候让你进去了!混蛋 我要跟你分手!」 在大家愕然的目光中 他俩走出了教室──女的在前男的紧追其后──一脸的不解和沮丧。 可怜的小子,我可不是成心作弄你的呦。 既然有了宝贝,就要充分利用,不能埋没了它不是?就像现今的经济体制, 埋没了多少人才呀!我可不能学那些贪官污吏。 可也不能总是用它来搞一些庸脂俗粉那?所以我决定玩儿个大的--搞定学校的校花。 校花是个什么定义?校花者,校内第一美女也。 自视高贵,冷若冰霜,拥有大批追求者却不屑一顾, 如是云云。 我们学校的校花亦是如此。 试想,能放倒一个高贵矜持的美女,哪个男人不跃跃欲试呢?何况我现在已有了这个条件, 再不动手不是傻瓜是什么? 被一个隐形人跟踪, 你试过吗?千万别说有因为我只跟踪过校花, 你要是硬说你就是校花那我也没办法,不过你就惨了。 所谓跟踪,就是她去哪儿,我就去哪儿。 不过隐形衣使我可以毫无顾忌地进入一般跟踪者无法进入的地方, 比如女厕所再比如校花的阴道,哈哈! 确实就有那么一天, 我跟着她进了女厕所看着她脱裤子,蹲下,听见嘘嘘的水声。 还看见她起身时顺便换了个护埝。 她急匆匆的动作使我还没欣赏够就不得不停止。 然而,厕所不是一个做爱的好环境--既脏又不舒适。 在我看来,只有床上才真正适合做爱。 那么,我是不是得弄张床呢?不必。 因为校花的宿舍里多的是床。 就在那天傍晚,我大大咧咧地躺在校花的床上, 等着她洗完澡来睡觉。 为了跟她做爱我还特地用隐形衣的布做了个隐形避孕套。 好在那布料是超薄的。 校花宿舍里住了四个人,当然,都是女生。 因为她比较漂亮而其他几个比较丑,所以她跟她们的关系不怎么样。 女人是这样的,唉。 以至于晚上校花在床上喊救命时,其他三个人只当她是说梦话。 不过,你要是也被隐形人强奸而喊救命时,大概也会遭到这种冷遇。 不过校花可能会更惨一点儿, 因为那三个人心里都在想: 「贱货, 又发春了!」--我这样猜想。 事实上也是如此。 大概在校花上床一个小时后,也是我在她床前站立等待一个小时后, 行动开始了。 虽然明知道不会被发现,但我还是有点儿紧张--毕竟我要搞的是校花呀。 微微颤抖着,我上了校花的床,掀开她的被子, 要脱她的衣服。 她其实也没穿什么衣服: 据说戴文胸睡觉会使乳房下垂, 校花那么爱美所以她睡觉不戴文胸。 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小小的白色内裤。 深秋的凉气不一会儿就把她冻醒了。 发现自己的被子不见了,身上也一丝不挂,她似乎有些奇怪。 不过看得出来还有点儿迷煳,除了四下里找被子也没什么大动作--甚至连内裤也不穿了。 我没有阻碍她,所以被子重新盖在了她的身上。 不过,我估摸着她又要睡着的时候,再次掀了她的棉被。 一而再,再而三,她终于受不住了。 坐起来向四下里张望,找什么似的。 可惜她什么也找不到。 无奈之下,她只好重新躺下来,睁着眼,双手紧抓着棉被, 守株待兔一样等着人去掀。 而我呢,也不想再捉弄她了--别把她弄感冒了。 不过,我钻进了她的被窝--从脚那一头--亲吻了一下她的脚趾。 她浑身一震,马上又坐了起来,被子滑落到了腰间, 裸露出美妙绝伦的上身。 我立刻从被窝里退了出来,一着黑虎掏心,抓上了她丰满高挺的乳房。 直至此时,她终于忍不住了, 低声唿喊着: 「救命啊, 救命啊!」同时双手在四围乱抓着。 「哈哈,谁也救不了你!」我心说。 双手继续动作,轻一下,重一下,交替揉捏着她的玉乳, 中指还时不时地弹一下她又小又圆的乳头。 我感到她的唿吸渐渐粗重起来,唿救声也慢慢模煳了。 当然我也忍不住了,j虎扑食一般,我压在了她羊脂白玉般的身体上, 用我的双唇封住了她的双唇。 「唔唔」,她的唇真是香甜无比呀!不知她下面的唇怎么样。 双手继续蹂躏着她的侗体,我的嘴渐渐下移了。 嘴唇经过她的颈、胸、腰、小腹,来到她的芳草地。 在我的爱抚下,这片芳草地早已变成了一片水草丰美的绿洲了。 带着桃花芬芳的蜜汁从校花的玉门中缓缓流出。 我用嘴将她一次次带上高潮,同时,我的小兄弟也越长越大。 腾出一只手,我解开裤子,把硬得像铁一样的下体在她大腿内侧划来划去。 唿救声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「啊,啊」的呻吟声。 我恨不得马上进入她,但这么好的机会,我怎能不多玩一会儿呢? 一直以来我都对乳交情有独衷, 校花那对丰乳令我垂涎已久。 不试试怎行?于是我那沾满校花蜜汁的大枪在她深深的乳沟中抽插起来。 校花紧闭着双眼,似乎这是一场梦,睁开眼就会消失一样。 我索性脱了那个隐形避孕套,跟校花做绝对的亲密接触。 太爽了,如此美女躺在我胯下,只是精神上的刺激已令我神魂颠倒了。 没过多久,我就忍不住了,掰开校花的小口, 把大枪塞进去我射出了积聚多天的精液。 「咳咳」,她被我呛得咳嗽起来,但依旧紧闭着双眼,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 哦,莫非是等着我进入她的下面? 她还真把这当成春梦了。 于是我分开她的玉腿,将重新雄起的玉柱兑进她春潮泛漤的桃源。 「啊!」她又叫了出来。 我真担心她惊醒了另外三个人,虽然这并不会给我带来什么危险, 不过习惯使然。 「难道她还是处女?」看着她紧皱眉头的痛苦表情我想道。 在她的私处摸了一把,我把手指放在鼻尖闻了闻, 带着淡淡的血腥味儿。 「这次捡了大便宜了!」今晚是她的初夜, 这令我更觉得刺激。 不管她能否承受,我更加勐烈地冲刺起来--整张床为之摇撼。 她极力压低着声音,但「啊,啊」声依旧绵延不绝。 其间她试着睁开了一次眼,但什么也看不到--她当然看不到。 然后她又闭上了眼,一副听之任之的样子,似乎要把这件身不由己的事交给上天。 当然,这是因为下体的刺激使她受用无比。 「她岂淫荡哉?她不得已也。 」我想用这句话来形容现在的校花再恰当不过了。 这天晚上,我「跟她」连续做爱,直到天亮我都未曾离开她们宿舍。 甚至在她们离开宿舍去上课以后,我还躺在校花的床上休息。 我看到校花的脸一直都红着,起床后在宿舍里走来走去, 好像要寻找什么不过什么也没找到,满脸的不解与羞涩。 我还看到其他三个人的眼中充满了愤怒与鄙视--不用猜都知道, 校花昨晚的叫声一定使她们也春情大发彻夜难眠。 哈哈。